我將正念帶入心理諮商的體會

2021-09-08 孫倢舲 諮商心理師
我將正念帶入心理諮商的體會

2021/8/28,炎炎夏日的午后,50多位來自四面八方的臨床工作者,齊聚在華人正念減壓中心的線上講座,主題是「帶著正念,走入臨床」,由陳建鴻及姚怡君兩位精神科醫師一起分享。兩位都是我在正念減壓師資培訓的好夥伴,他們把正念帶入精神科門診,我則是從服務2015年八仙塵爆的年輕人開始,將正念帶入心理諮商。

在我們所接受的培訓,其實非常強調先把正念先運用在自己身上,真切體驗到正念帶給自己的益處後,才開始帶給個案與臨床。因此,正念對我們都不只是技巧,而是生活方式。對我而言,這是把正念帶入臨床最重要的關鍵。

 

以前,正念還沒走入我的生活時

高度的自我期許、一顆不知如何拿捏的愛心與助人工作的特性,讓我在工作中,容易落入所謂「燃燒自己照亮別人」的慣性。即便在燃燒自己了,我都還經常檢討自己哪裡做得不夠好!
 

從小到大的學習,幾乎沒有人教我們要如何照顧好自己,學校沒有這個科目,倒是有著一連串的目標與期待。長久下來,很容易成為與自己失去連結的專業人士。正念教我如何與自己連結,照顧好自己,成為自己的好麻吉。

所謂的好麻吉,就是可以共患難的朋友。我們多半是自己的酒肉朋友,可以共享樂;一旦負面情緒來襲,總希望快速屏除那樣狀態的自己,對自己一點都不友善。學習正念後,我慢慢地提升和自己的關係。

正念教我如何與自己連結,照顧好自己,成為自己的好麻吉


 

正念帶入心理諮商的具體效益

學習正念之後,我開始知道如何滋養自己,練習讓我看見更多身心的交互作用。因此,當我把正念帶入臨床工作時,對我是相當有意義且喜悅的事情。當個案跟著我的引導而落實練習時,諮商工作變得事半功倍,會談的次數減少,效果卻提升。曾有位個案在最後一次會談時,滿懷感謝地告訴我,諮商雖然結束,但正念可以持續陪他一輩子。這是我非常喜歡把正念帶給個案的其中一個原因。正念幫助許多人翻轉生命,而當他們持續練習,療育也會繼續開展,一直開展下去。


將正念帶入心理諮商的具體效益在於:諮商雖然結束,但正念可以持續陪他一輩子。


現在我除了個別諮商,也帶正念減壓團體。許多來上8週正念減壓課程的學員,有的人希望改善睡眠,有的人期待改善憂鬱、焦慮、創傷,有的人希望人際關係提升,有的人希望調適疾病的適應……每個人都不一樣。但有趣的是,大家最後的收穫往往不只在原先的議題上,而會有更多意想不到的收穫。因為正念開展的覺察力是全面的。這般收穫變大的現象,在帶入正念的心理諮商裡也會出現。


 

結 語

對正念有興趣的助人工作者,常會問「正念如何帶入臨床?要怎麼跟個案說?怎麼帶?」。尤其正念感覺好抽象,很難用概念口語向當事人表達。其實這些都是很常見的現象,我也走過這歷程。

這些年來,我發現正念帶入臨床的效能,跟自己的練習和受訓狀況息息相關。我上過許多正念培訓,最終落腳於華人正念減壓中心。在培訓的過程中,我們大量覺察並認識自己,鬆動並軟化僵硬的部分,正念的養分才能被吸收。我欣喜地發現,這裡的師資培訓,不但可以學習成為正念減壓老師,對於我把正念帶入臨床也容易許多。踏實走過,才會知道路在哪裡。感謝這一路的正念之旅,旅程持續地走,和一群真誠善良的好夥伴一起走著。

 


(本文為華人正念減壓中心所有,讓我們一起尊重智慧產出,如需轉載,請務必註明出處喔)

 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