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代正念的四大關鍵人物與其機構

2021-05-02 胡君梅 執行長
當代正念的四大關鍵人物與其機構

當代正念的發展,有四位關鍵人物是非常重要的。本文將簡單扼要地探討這四位以及他們所成立的機構。

 

一行禪師,法國梅村

1926年生,越南人,16歲出家,雖然是出家人但非常關心熱心於社會服務。1960年34歲時,獲得美國普林斯頓大學的獎學金,赴美攻讀比較宗教學,精讀法文、中文、梵文、巴利文與英文。一行禪師大力投入反戰,推動非暴力和平運動。1967年獲提名諾貝爾和平獎。1973年被越南政府取消護照,一行禪師流亡法國,繼續反戰並救援戰爭難民。

1982年在法國成立梅村(Palm Village),系統性地傳授正念的生活方式,給住在那裡的出家人與體驗者。一行禪師將莊嚴肅穆的佛教喜樂化與日常化,是令人印象深刻的。這裡是西方人士認識正念的重要據點之一。一行禪師被稱作是西方的正念之父,著作豐富有趣,有關一行禪師的個人介紹與行止,大家很容易可以在網路上找到。

 

卡巴金(Jon Kabat-Zinn),美國麻州大學醫學院正念中心(CFM)

接觸過正念的夥伴對這個名字應該不陌生,因為他於1979年創立正念減壓課程。隨後在1995年在所服務的麻州大學醫學院大學成立正念中心(CFM),2000年退休。卡巴金先生的巨大貢獻,就是將保留於佛門的正念,透析掉宗教與儀軌,以新的語言表述,建立能夠被觀察與驗證的訓練課程~正念減壓(MBSR),並將正念修練帶入主流社會

這條漫漫長路走得辛苦,常需要面對各方的質疑,院方、校方、親友等。尤其當時沒人知道什麼是mindfulness(正念),光名詞解釋就需要費一番工夫,前途嚴重堪慮。還好卡巴金先生撐過來了,他堅持用友善親民的態度來教導正念,用科學嚴謹的態度來研究正念,在醫院卻讓不同科別的人一起上課,堅持不把正念減壓課程專利化。他青壯年時的這些堅持,造福了所有的後生晚輩。


當代正念的關鍵人物,共同照亮這一代人。
 

達賴喇嘛,印度Mind and Life Institute

這位舉世聞名的傳奇宗教家大家應該不陌生,網路上也有很多相關資訊。特別值得一提的是,達賴喇嘛本人對科學有極高的興趣,他曾說如果他不是出家人一定就會當科學家。1991年,他與弗朗西斯科·瓦雷拉(Francisco Varela)以及R. Adam Engle 成立了Mind and Life Institute,開啟了與西方科學家兩年一度的會議。

會議中的討論後來成為許多重要的科學研究,達賴喇嘛也突破傳統,讓僧人積極參與並協助研究。早期台灣一直有專書出版這些重要會議,例如:

《情緒療癒》立緒出版,
《破壞性情緒管理:達賴喇嘛與西方科學大師的智慧》時報出版,
《意識的歧路:佛法VS.科學;心VS.腦》立緒出版。

可惜的是後來的會議整理就沒看到了,如果有朋友知道後續的會議集結並有翻譯成中文書,都很歡迎跟華人正念減壓中心聯絡喔。

 

瑞奇·戴維森(Richard Davidson),美國威斯康辛大學Center for Healthy Minds

戴維森是正念發展最重要的腦神經科學家之一,他在年輕時花很大的精力研究憂鬱症、焦慮症等心理病症的腦神經狀況,頗有成就。1992年達賴喇嘛好奇地問他,如果你可以研究這些病症的腦神經狀況,為什麼不用相同的方法研究友善、慈愛等人類重要的正向特質呢?

這開啟了戴維森的新視野,他著手進行許多重要的研究,包括正念的研究。他曾經公開分享過,不像現在正念或靜觀(meditation)研究如此火紅。在他年輕時,做這樣的研究是需要躲起來做的,因為如果被老師知道一定會挨罵。

戴維森也做很多情緒的研究、凝思神經學(contemplative science)的研究,他後來的研究興趣比較多在慈愛(compassion)。他的書在台灣翻譯的有:

《平靜的心,專注的大腦:禪修鍛鍊,如何改變身、心、大腦的科學與哲學》,
《情緒大腦的祕密檔案:從探索情緒形態到實踐正念冥想》。


近年來,他認為健康的人生需要有四個要件:

  1. awareness(覺察), 

  2. connection(連結), 

  3. insight(對生活有洞見), 

  4. purpose(對人生有目標).


 

結論

這四位大師對於我們後生晚輩能輕易學習到正念,均有莫大的貢獻。然而除了這四位,當代正念得以發展,還有全球很多師長齊心齊力的付出與推動,有的人很有名氣,有的人沒沒無聞,我們都由衷讚嘆與感謝。

 


(本文為華人正念減壓中心所有,讓我們一起尊重智慧產出,如需轉載,請務必註明出處喔)

一起來學正念吧!
 

TOP